首页 > 故事会 > 正文

不惜一切

2020-11-18 20:45:41 来源:哄哄网

这剑有睥睨天下之势,却嗜血淋淋。夕虞望着手中的剑轻笑,指尖一弹,一滴血珠落在剑刃上,继而缓缓晕开。

她用自己的血开封剑刃,魔剑嗅到血腥,在她腕中啪啪作响。她轻笑,只将剑一挥,绯光万丈间,带着毁灭天地的杀气,数十位上神瞬间被她撂之剑下,血祭了她的长剑。

她越杀越狂,魔力却在她弑杀成性间急剧增强。

她适才明白,魔的本性就是嗜血嗜杀,这才是真正的她。

望着脚下的腥红,紫瞳中杀意更甚。只见她手持长剑,一路杀至神宫,所到之处,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

夕虞终于见到了月如练。

白衣胜雪的月如练,却对她淡漠如尘,只听他道:“你是魔,我是神,神魔势不两立,本神劝你收起这种可笑的心思!”

夕虞没想到,她好不容易见到的人,竟这样泼她一身凉水。

她抿紧嘴,什么都没说,却听月如练又道:“如今你嗜血成魔,本神要替天行道,收了你!”

说时素指一伸,一把寒光森森的宝剑在手。

这剑夕虞认得,这是创世神的法器,当年创世神便是用这剑伤了她,随后将她魂魄打得支离,封印在各处。

夕虞苦笑,上回她被创世神封印,是因为她杀了很多人,此回,她不过是为了自保,难道这也有错?

她静静地望着月如练,这个让她动了心的男人,让她付出真情的男人,紫瞳中掠过几许哀痛。骄傲如她,她不会轻视自己的感情,爱就是爱,恨就是恨,淡笑道:“难得神尊想得明白!本座若能死在神尊手里,倒也无憾!”

月如练见她不为自己辩解,反倒说起这般可笑的言语,心下一沉,剑锋一转,直指她。

两人持剑相战,起先夕虞还奋力反攻,可越往后,也不知她是心力不济,还是有意为之,渐渐地她连还手都觉吃力。

月如练却是越战越勇,剑快如闪电,等他发现时,剑刃已没入她心口。

她瘫落在地,血水顺着唇角淌下,她望着他苦笑道:“若有来生,我定不会再爱上你!”

她释然地合上眼,魂魄像龟裂的瓷瓶瞬间支离。

月如练适才明白,她对自己做了什么,他又对她做了什么?

那一剑,以她的修为,明明可以避开,可是她偏偏没有,只以为她爱他成痴,一心来求死……

郦红柳只觉心好痛,这十多年的心疾,总是反反复复,不定时发作。本以为夜静尘已将她的心疾治好,哪里知道,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。

郦红柳是被心痛给痛醒的,见自己躺在榻上,想起睡前,她还在她娘亲的墓前,想到悲苦飘零的身世,不禁痛哭,哪知,哭着哭着,居然睡着了……之后的事,她哪里知道。

可这是哪里?

陌生的居室,纤尘不染的床榻……简单中却不失格调,放眼皆是一成不染的素白,这种素净,很快让她想到一个人。

“尊主!”

可惜她想错了,从帘幔后面走出来的人并不是月如练,而是夜静尘。

郦红柳有些许失望。

夜静尘将她的心思望了去,嗤笑道:“本王让你失望了,莫不是你心里还住着个人!”

郦红柳闻声一怔,撇开脸道:“王爷想多了,我这种人,心里岂是只住一个人的!”

“哦,本王倒真忘了,你是海春院的老鸨,心藏天下美男!”夜静尘笑着朝她靠近来。

郦红柳望着眼前的夜静尘,见他一袭白袍如雪,除了面貌和那头墨发,言语、神情皆与月如练相像,不由唤道:“尊主可好?”

夜静尘顿了顿。

不够自信地抚起自己的脸。

郦红柳见他心虚,心里起疑,不等他回神,纤指已触到他脸上,这里摸摸,那里抚抚,居然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。

郦红柳心叹,尊主的易容术,到底高明到何种程度?居然找不出半点破绽。

“喂,不带你这样调戏人的,喜欢本王就直说嘛!”夜静尘戏谑道。

心里却是喜滋滋的。

这丫头终于对他起疑,开始寻找证据了,有进步!

一把握住郦红柳搭在自己脸上的手,稍一带力,将她整个人拢进怀中:“尊主是谁?嗯?”

他眨巴着两眼假装无辜地望向她,瞳仁一眯起,嘻笑起。

只要她说出他的本名,他就承认了身份。

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,心莫名地又痛起,那个陌生女子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:“离开他!”

郦红柳手捂着心口,额上大豆般的冷汗簌簌直落,这片刻间,连喘气都已不能,眸光一寒,本能朝夜静尘挥出一掌。

这一掌,出手之快,快到都不像是她自己,就连夜静尘都未能反应过来,硬生生挨了这一掌。

这世上还无人能伤到他的,这伸手,唯有一个人能做到。

夜静尘眸色一沉,素指掐了道暗诀,将郦红柳定在原地,继而身影一晃,来到郦红柳身侧。

一道白光将郦红柳罩住,随着暗诀的开启,一道俏丽的身影被白光笼着,从郦红柳脑海中飞出。

细瞧之,那白光中竟是个美的不可方物的女人。

那女人与郦红柳面容相像,却是半烟半雾飘渺不定的。

“原来是你在作怪!本座早该收了你!”

女人冷笑:“神尊收了我又能如何,我不过是她的一缕意识,她早晚会醒来的!”

夜静尘垂眸,面露哀伤,“将来的事,将来再说,本座只想她现在好好的!”

说时素指一挥,那女人瞬间被夜静尘收入掌心中。

郦红柳只觉自己像在海上飘一般,身子虚浮不定,却不知要飘到哪里?

她保持这样的感觉,一段时间后,看到波涛澎湃的海底,月如练将无生息的夕虞封入了一座冰棺。继而在冰棺四处,用朱砂画起繁复的符号。

这符号郦红柳虽看不懂,但潜意识里却知,这是一种古老的招魂术。那冰棺用的是千年玄冰,能很好的保护死者的原身不腐不败。

如此看来月如练也不全然对夕虞无情,只是身为神之子,他有自己背负的东西。

他因为那一剑的失手,终觉欠了夕虞,所以他不惜一切代价要把夕虞救活。


土味情话大全 http://www.peidui.net
哄哄网